一(yī)個(gè)人(rén)旅行的好(hǎ路銀o)(hǎo)處,全身(shēn)感官被迫張開與感覺相伴
旅遊産品 行業新(xīn)聞 2019-03-20 14:08:24

“在相當長的一(yī)段時(shí)間(jiā動林n)裡,我都完全不知道應該如(rú)何進行一(yī)場(chǎng)道務孤身(shēn)一(yī)人(rén)的旅行。從不知所措,到後來兵報(lái)慢(màn)慢(màn)地被迫習林花慣,慢(màn)慢(màn)地學會接受,直到最後看人懂得喜愛。”

 
這(zhè)是蔻蔻梁,在《如(rú)果你在就(jiù)好(hǎo)鄉快(hǎo)了(le)》序言裡寫的話(huà)。《如(r離笑ú)果你在就(jiù)好(hǎo)(hǎo)了(事鐘le)》最近一(yī)直在讀的一(yī)本書,很别緻獨特的一(yī)畫人本旅行随筆。
 
很喜歡書封面上(shàng)的那段話(huà):一空房(yī)個(gè)人(rén)旅行最大的好(h土是ǎo)(hǎo)處,是因為(wèi)孤獨所以到門被迫張開全身(shēn)感官,與自己的感覺相伴,所以格外渴飛著求地探索周圍的世界。所有的神經末梢都膨脹得更為(wèi)巨大。每一(yī)種一北情緒都自帶了(le)膨脹系數。這(zhè兵好)是一(yī)個(gè)對外界開放(fàng)的狀态刀謝,你想所有的陌生(shēng)人(rén)和陌生(shēng)事(黑熱shì)奉獻出自己,以求獲取某些(xiē)神秘的共振這(zhè)街水是和自己較勁的過程,赢了(le),就(jiù)輕盈了(東男le)。
 
每個(gè)人(rén)都有夢想,但(dàn)在現(xiàn)實又微面前,敢于放(fàng)棄物質生(shēng什器)活去實現(xiàn)夢想的人(rén)可謂弟雨少之又少。她,蔻蔻梁,一(yī)個(gè)曾經的媒體(tǐ)“白骨精”,機影一(yī)個(gè)為(wèi)工作(zuò)打拼多年的姑娘妹為,為(wèi)了(le)實現(xiàn)夢少坐想,毅然放(fàng)棄了(le)眼前的康莊大道,辭職後隻身(shēn草月)挺進環球之旅。瑞士、法國、意大利、西(xī)班牙、葡萄牙哥快、美國、墨西(xī)哥、馬來(lái)西(xī)亞……在環遊世界的過程中,人了她說(shuō):“我隻想見證生(shēng)命中的奇迹。”
 
如(rú)果說(shuō)辭職,去旅行,是件非常瘋狂的事(shì),那中鐘麼獨自去旅行,更為(wèi)瘋狂添加了(le)寂寞,但(dàn微器)這(zhè)兩樣交織起來(lái)并沒有抹殺掉旅行的樂(yuè)趣。蔻弟電蔻梁拖着行李,一(yī)個(gè)人(rén)滿世界跑跑停停,又美科孤單又美好(hǎo)(hǎo), 因為(wèi)一(yī)服少個(gè)人(rén)旅行,所以才能(néng)向整個(gè)陌生(shēng可的)的世界敞開自己。她覺得每一(yī)個(g森務è)地方都會有個(gè)獨特的妙人(rén),每一(yī)段旅途都成就(jiù動化)一(yī)個(gè)獨特的故事(shì)。她在旅途中遇到真實版的裡昂和馬蒂能訊達,遇到年老色衰的卡門,遇到懷念初戀的老人(rén)匠習,遇到在垃圾堆裡仰望星空的拾荒者……那些(xiē)都是她和他們想象過的世界,談動秒論過的話(huà)題,現(xiàn)在她以一(yī)個(gè)人(rén)樹關的方式抵達,無論喜怒哀樂(yuè),一(yī)回頭,卻都是無人(r嗎外én)分(fēn)享的遺憾——然而其實哪怕請現不是旅行,哪怕隻是在自己城市(shì)的時(shí)候,某個市我(gè)惬意或者内心安靜的時(shí)刻,都會想起某劇街個(gè)人(rén),想對他說(shuō),hey,如空玩(rú)果你在就(jiù)好(hǎo)(hǎo)了(le)。民下
 
蔻蔻梁在書的序言中寫到:“我在路(lù)上(shàng)依然會有無數個新司(gè)時(shí)刻在喃喃自語:這(zhè)個(gè),他會喜哥外歡;這(zhè)個(gè),要帶她來(lái)看;這(zhè線靜)個(gè),要告訴他,和她,還有它。到底有沒有一(yī)種方式能技又(néng)把我旅程中的種種原封不動地帶回來(lái)給你,當我你科歸來(lái)開始訴說(shuō)的時(shí)候,在空你到底能(néng)感受其中的多少。這(zhè)依然是個(gè)難題,正因為(筆子wèi)有了(le)這(zhè)樣的難題,才有了(le)這男年(zhè)本書。每一(yī)個(gè)愛我的,我愛的人(rén)讀木,如(rú)果你在就(jiù)好(hǎo)(hǎo)。”
 
《如(rú)果你在就(jiù)好(hǎo)(hǎo)了(le)》,一(yī)封頻書旅途寫就(jiù)的情書,在旅途中,蔻蔻梁時(sh長路í)刻保持着與尋常生(shēng)活的距離,用别人(rén)的是但故事(shì)豐富自己的記憶,用别人(rén)的城市(sh放但ì)滋養自己的心靈。作(zuò)為(wè弟技i)一(yī)個(gè)冷靜而敏感的獵人(rén),她用文字和我子感官捕捉異邦生(shēng)活裡稍縱即逝的靈光歌土和曼妙時(shí)刻,隻是為(wèi)了(le村妹)把它們帶回來(lái)與最親愛的人(rén)共關司享。我想,這(zhè)應該就(jiù)是她旅行的意義所在吧(ba)動鐘。
 
一(yī)次和一(yī)朋(péng)友聊天,偶然間(jiān)訊計提到這(zhè)本書,我說(shuō),看完後,術風突然有種獨自旅行的沖動,去陌生(shēng)的地方走走看看,錯中熟悉的地方沒有風(fēng)景。朋(péng)友聽(tīng)後,笑(xiào行醫)了(le)笑(xiào),說(shuō)到:章作“你要想,中國的古人(rén),交通不便,通訊不便,過的卻如(費到rú)此的精緻,他們總能(néng)細緻入微的從生(s放算hēng)活中發現(xiàn)意趣,即使在寒工關冬臘月(yuè)(yuè),還饒有興緻地數九。在冬天來(lá飛紙i)臨前在宣紙上(shàng)畫上(shàng)九務到朵梅花,每朵梅花有九瓣,每天描上(shàng)一(yī)筆低妹,待紙上(shàng)的花開,春天也(y通都ě)來(lái)了(le)。古代視(shì)男頻物女(nǚ)為(wèi)大防,春天來(lái)臨又是拜佛燒南土香的好(hǎo)(hǎo)日子(zǐ),久居深閨的姑娘小姐們别提多開心鐵子了(le),她們拜的不是佛,而是自然天性的流露。所以風(fēng)景不時新在遠(yuǎn)方,佛不在廟裡,在心中。”
 
朋(péng)友的一(yī)席話(huà)如(rú)醍醐灌頂,讓我一(yī草見)下(xià)子(zǐ)領悟到一(yī)些(年秒xiē)先前忽略的或是從未在意的一(yī)些(xiē)錯紅東西(xī)。外面的風(fēng)景,其實都一(yī)樣,你國舞隻是去一(yī)個(gè)别人(rén)呆膩的地方。所謂風(fēn業那g)景,是因為(wèi)你還沒有看膩。陌生(shē快影ng)的地方,因為(wèi)那裡是陌生(shēng)的,陌生(shēn雪日g)的,就(jiù)可以不必僞裝不必掩飾,你在大街上(匠從shàng)大聲嚷嚷吵吵鬧鬧沒有形象沒人(rén)認中事識你,你想做什(shén)麼都沒人(rén)管你,就(ji海很ù)算(suàn)做了(le)什(shén)麼丢臉的事(s電媽hì)情,時(shí)間(jiān)一(yī)到,買張回程票自慢(piào),這(zhè)裡的人(rén)也(y山了ě)不會記得你,你便覺得那就(jiù)是自由。也(yě)許這(zhè)你土隻能(néng)證明你平時(shí)活的太假,隻能(néng)用旅遊畫家的機會去發洩自己。每天活的太累,忙忙碌碌不知道為老可(wèi)了(le)什(shén)麼,想着出去走走,可以什(shén)紅謝麼都不做,輕松又快(kuài)活。你對自己的生(上老shēng)活不滿意,或者想要更多,現(xiàn)狀民體滿足不了(le)你,想扔下(xià)一(yī)切什(shén)麼都不服請管。可是心是不自由的,踏過各種名勝古迹,走遍世得訊界又如(rú)何?
 
其實旅行,不在于你走過多少路(lù),或者去過了(le)什(shén)麼地黃雪方,而是你明白了(le)什(shén)麼。就草月(jiù)算(suàn)你走遍了(le)全世界,慢資還是一(yī)樣沒有弄懂,跟沒有去過任何地方的人(rén)又有什(醫街shén)麼區别?所以哪怕隻是在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環境裡走一(yī)遭,隻是換個我員(gè)心情,以另一(yī)種眼光和姿态重新(xīn)審和黃視(shì),觀賞周圍的一(yī)切,也綠線(yě)會有不一(yī)樣的感覺,有時(shí)還會有意外場小的驚喜。即使不去遠(yuǎn)行,但(dàn)是隻要帶上(s舞你hàng)旅行時(shí)的那份悠閑的無功利的心,甚至更高明的煙空,淳樸的心加之旁觀者的身(shēn)份面對生(shēng)活,用花那也(yě)是件很美的事(shì)情了(le)。
 
就(jiù)像蔻蔻梁在一(yī)次采訪中所說(shuō)的:錢男“其實隻要心态對,那麼樓下(xià)草坪裡新(xīn)開的小黃(huán舊北g)花也(yě)是美麗(lì)的。三條街以外的那個(gè)公園裡也(時道yě)有美麗(lì)的小湖水。可我們往往忽視(動書shì)身(shēn)邊街巷的美好(hǎo)(hǎo)。你畫爸知道自己樓下(xià)那棵樹是什(shén)麼樹嗎(ma些醫)?它什(shén)麼時(shí)候發第一(yī)個(gè懂熱)春芽,會開怎樣的花?這(zhè)就(jiù)是微距旅行。”
 
在我的印象中,旅行是不同于旅遊的,它有着完全不同于“遊”的軌迹和湖看境。“遊”是遊曆和賞玩(wán),“行”是行走和曆練,太多的人(身熱rén)留戀于遊曆時(shí)的景緻而忽略了子城(le)行走過程中自己心境的變化(huà)和曆練這(年路zhè)一(yī)重要意義。遊客們常常有問電着明确的旅遊目的地,風(fēng)景就(jiù)在那裡裡木,所以可以出發的毫不遲疑;背包客們則往往很有這子可能(néng)難以确定,甚至無法預知自己的目的地,因為(wèi)刀筆走行的過程是在路(lù)上(shàng),一(yī)路(lù)且走且停,心雪校有所感,路(lù)便有所向,最終的軌迹其實來(lái)報微源于心。帶着目的去旅遊,隻是為(wèi)了(le)那個(gè)目的而已生哥,而沒有目的,就(jiù)是旅行最純粹的目的。
 
正如(rú)三毛所說(shuō)的,旅行真正自市的快(kuài)樂(yuè)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它的過唱購程。有人(rén)說(shuō),任何一(yī答中)種旅行,都似一(yī)場(chǎng)煙報蓄謀已久的盛大的出走。有時(shí)候我們用盡說和全力,也(yě)隻是想逃離現(xiàn)在的生(shēng)活,給人(ré事討n)生(shēng)找到另一(yī)條出口。
 
旅行對于我而言,隻是換了(le)一(yī)個(gè)地方,換種心情。我本身(s房姐hēn)就(jiù)喜歡到處走走,區别隻是在于距離長短而已。然而不管線下是長途遠(yuǎn)行,還是微距旅行,亦或哪兒(ér)也(yě)不去志間,隻要心是自由的,到哪兒(ér)都是天堂。
 
又想起那句很喜歡的廣告詞:人(rén)生(shēng)就(jiù)像一媽少(yī)次旅行,不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是沿途的風(fēng)景以及看風(什線fēng)景的心情。所以,風(fēng)景不在雪鐵遠(yuǎn)方,在心中;旅行不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是心境。就(jiù)算(喝店suàn)哪兒(ér)都不去,靈魂一(yī)樣可以旅行;隻要心是自由的,哪兒黑些(ér)都可以去。
 
如(rú)果你累了(le),就(jiù)讓心去旅上器行吧(ba)!

線路(lù)推薦